how-to-stop-ux-research-being-a-blocker

2019年9月,Uber 無預警地裁掉了公司全球近半數的用戶研究員,以及超過三成的設計師。在這之前,一半的市場研究團隊也被裁了。在領導階層的公開信中,說未來要更多地依靠快速的實驗而非用戶研究,來協助產品做判斷。

從那一刻開始,剩餘的研究員踏上了一場自我價值與存在目的探索之旅。有人不斷重複咀嚼 CEO 話中背後的涵義,有人一有機會便在公開場合問領導團隊研究對公司的價值是什麼,有人則向平常合作的產品團隊尋求反饋,問他們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。

現象:企業眼中的用戶體驗設計

前陣子跟上海某跨國企業的HR聊他最近積極在招募的”UX”人材。談話結束前他說,原來是這樣子的阿!我還以為UX就是畫畫線框圖、做做交互之類的呢。
這是一個目前在UX相關職位上的人常遇到的狀況。一個案件下來後,UX負責畫線框圖,完成之後交給視覺設計,再給到前端與後端工程師,最後產出的東西已經跟一開始大相逕庭;